量子人生

Share

量子力学,是一门极具人性的学问,因为它告诉我们,一切物质都是不连续的存在,这就像人和人一样,有着层次上的划分。

每个人就像是粒子一般,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着,具有相似速度的人群会处于一个层面之中。如果不明白量子力学,黑格尔的一句话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个现象:存在即合理。意思是说无论一件事情在你看来是多么的荒谬,只要它能出现,必然有产生它的土壤,也可以说是环境。只有当它存在的土壤没有了,它才会消失。这是很常见的问题,我们不用去回避它。也许你把海南的椰子树放到北京是种不出什么椰果的,但是,种在崇明的西瓜,拿到南汇的西瓜地里,也能长得挺好不是么?这就叫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只有价值观差不太多的人,才会相互吸引,组合起自己的小圈子,也就出现了层。

而即便是同一物种,他们相似却又保持着不同,也是显著分层的,将按照高低自然的处于自己应当处于的轨道上。洪泽湖里的大闸蟹或许每天在水里讨论的是哪里的水质比较干净,适合前往居住,而阳澄湖里的大闸蟹则不存在这个问题,对它们而言每一处的水质都可以生活的很好,它们讨论的话题可能是哪个时段跑去蟹笼,让自己卖得价格更高一些。这个比喻可能太拟人化了,举个现实中的例子。在天朝,去超市买个奶粉,会查查这个品牌的奶粉有没有进黑名单,是不是安全!去商店买个手机,会上网查一大堆资料有没有翻新机!买个稍微贵重一点的,都会不放心的先要验货。来了日本之后,我发现这些以前买东西的思维定势统统不管用了,不需要太刻意注意价格,因为同一样东西在不同地方的售价几乎持平,也不需要考虑仿货、翻新、质量等等因素。更多的精力只要花在考虑商品的价格自己是否可以承受,外貌自己是否喜欢,功能是否有需求就可以了。我知道日本这个国度会被国人排斥,如果有这种情节的,请自行把文章里的日本看成美国。

人群与人群之间固然有着一条横沟,若要想跃迁,无非两种途径,一是自身努力突破自我,达到一个新的层面,二是靠高能级的人施舍一些能量助你跃迁。我以为,前者是运,后者是命。命是天注定的,而运是自己努力达到的。就像考试一样,作为一个典型理科生,本人以前最害怕的就是英语考试,因为在语言的学习上,始终没有很大的信心,总觉得考不好。某次英语测验前夕,当我再次唉声叹气甚至无心复习的时候,同桌M对我说:“你看看班级上那么多人,你自己的水平处于什么地位?能比平均分还低吗?调皮玩乐的人那么多,总有垫底的。再者,你看书复习了,总比你不复习考的要好吧?!”可能原话记得不是太清楚,但大致上差不多。但我一直很能理解他表达的两层意思:找准自己的位置,付出总有回报。

作为一个人,理应认清楚一个事实,社会是有机组成的。在这个有机社会中,必然是有人当头,有人当手脚,有人当躯干。想当头,就努力的去学着当头,可能在前期的时候会有付出,暂时当个手脚打打杂,隐忍下来的自然有出头之日,受不了委屈的那也自然只能一辈子当手脚了。回报是需要付出的,人对于一件事情付出了多少,只有自己最清楚。有些人看上去整天忙里忙外,但几乎没用心去做事,结果以失败告终。有的人嘻嘻哈哈,表现出来的无不是玩乐享受,最终却一鸣惊人。仔细想想,当别人成功的时候,你能知道他背后的艰辛吗?别人都巴不得你懈怠一些,好让自己往上爬。这个道理是我高中第一位班主任在第一次上门家访的时候教导我的,她姓毛,虽然很邪恶,但和符合这个信仰缺失年代的真实情况,这一条一直铭记于心,不敢忘怠。

两个人,如果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,那自然是很“平等”的。如果要把两个氢原子结合起来形成H2分子,必须产生外层电子的杂化,形成能级分裂,出现高下之分。好比你跟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会攀比吗?他过得怎么样管你毛线的事啊?但有一种经历我觉得你一定会有:小时候考试考砸了,老爸老妈就开始发挥举例的特长了,单位里某某某考了几分,进了神码重点大学。哎~人比人气死人呐~当然这个例子不是我要说的重点,我要说的是:请正视结合后带来的体系划分。如果你进入了一个朋友的圈子,必然可能当老大,也可能作小弟,但是当老大就要有老大的范儿(在此赞美一下龙哥~),作攻,当小弟的就要有当小弟的觉悟,作受。80分打过吧?有炸弹的时候就要做男人,该炸就炸,有分的时候就乖乖作女人,配合男人抢分。如果是异性结合,就应有人主外,有人主内,如果主内的越级去主外,或者主外的不去主外,那么这个平衡会被打破,阴阳失调。

出国留学,为得不仅仅是一张文凭。虽然出来的时日不多,但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经历。不经历一些事情,无法铸造一颗强大的内心。但是强大的内心并不代表着冷漠,而看淡生活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和对生活的热情,但是多少人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下学会了变通?!明明自己当初的想法是那样,却因为朋友、家人、上司等等原因,一变再变,以至于最终迷失了自己的方向。我以为,变通可以作为一种形式,但,人,不能没有底线的一让再让。某基友曾经告诉我:“能让则让。”意义深刻的四个字,里面暗藏着的一个问题:什么才叫“能”。每个人因为生活经历的差异,都存在各自对于世界的理解,因而也产生了各自的底线,补充完整这句话就是:底线之上,能让则让。来到东大,教授给我上的第一课便是要我有自己的GOAL。我以为,这就是一种信仰,在学术上的信仰。作为一个研究者,我应当相信这个目标是一定可以实现的,3年不够可以用5年、10年甚至一生去完成它。

谢谢!

 

 

SQ.DO

MCITP Enterprise Administrator

You may also like..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