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秒激光放大器与酸奶机的哲学

Share

酸奶机联想到飞秒激光放大器,这个跨度貌似有点大,但是它们确实有着相通之处。

简述两者的功能原理:

酸奶机的原理就是用“酸奶”作为“种子”去诱导“新鲜的牛奶”,将其转化为“酸奶”。

飞秒激光放大器原理是用一束“飞秒激光”作为“种子源”,诱导激发出功率大于原先N倍的飞秒激光。

关键点:种子、诱导

酸奶机价格便宜,功能简单,淘宝上一搜一大片。

飞秒放大器造价昂贵,依赖进口,在国内难以买到。

但是两者在哲学的高度上却是一致的,原理也惊人的相似,印证了《易经》中那句“易简而天下之理得”。

最近看看文献,想想idea。其实idea不难找,那么多的APL,PRL,Nature,Science,Cell。。。都是靠人一点一点Think出来的。

前人每想出一个idea,后人便少了一个idea。但是换个角度,也许新的ideas会引发出更多的ideas。

纵观这么多前人的结晶,思维的方式其实也大都不会超出正常人的思考范围。没有人一拍脑子就会想出什么好的idea来,大多还是跟着几个固定的模式走,实验嘛~无非就是改改几个参数,看看结果有啥不同~关键在于选定的参数怎么变了。其实作为一个搞学术的,我认为研究这些基本量的变化来的更有意义。至于另一类idea 的产生主要来源于社会实践,如生活中碰到的一些贴合大众的问题,食品检测,无损探伤等。这些更多的还是偏向于应用,而且出彩的多数涉及了交叉学科。

此外,在飞秒激光放大器与酸奶机的哲学中,那两个鲜明的关键字也是十分受用的。

先说诱导,这应该能算是是一条普适定理了。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,那句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恰如其分的解释了何为诱导。虽然它们各自的机理不同,但是在哲学上仍旧保持一致的关系。

再说“种子”,在我看来,“种子”的贡献远远大于诱导后的产物。种子代表了事物由“0”至“1”的飞跃,而诱导后的产物只不过是在“1”的基础上加了2、3、4乃至更多更丰富的内容。无论丰满到何种程度,它们也只是在一个已经“存在有”的基础上的不断完善。

正如我做酸奶一样,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做过酸奶的人而言,第一次尝试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说明书一步步走,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上保证酸奶发酵成功,完成“0”到“1”的锐变。这以后制作过程中,可以尝试新的制作工艺(比如在发酵前加糖),使得酸奶尽量符合各人的口味,玩出新的花样。

做实验也是如此,设计上只要没什么大问题,就应该一鼓作气先把结果给做出来。用奥卡姆剃刀除去一切非必要的因素的影响,即便实验结果不是很理想,但至少有了那么个结果,原先理论上论证过的结果是否能在实验上得出,这是一个True or Fale的问题,先把这个问题搞明白了,那才有做下去的必要。换句话说,先确定“有”,才能确定是否“完美”。知道为什么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像一直没换过了吧?!

现实主义和完美主义并不冲突,但是完美主义必须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,否则那叫空想主义。

SQ.DO

MCITP Enterprise Administrator

You may also like..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